1. Ait首页
  2. 财经

不要幻想在暴跌之前全身而退

作者:goldenstoneinvestor 

来源:杨天南财务健康谈

投资者并不需要卓越过人的才华,

也不需要令人炫目的洞察力。

沃伦·巴菲特 著

杨天南 译

一般的衡量标准,例如股息率、市盈率、市净率、甚至成长率,除非它们在一定程度上,与企业的现金流入、流出的数量和时间挂钩,否则,就无法运用它们进行估值。如果一个项目或企业早期要求的资金投入,超过未来能够产出现金的折现价值,那么,这种成长是在破坏价值。

 

那些张口闭口将成长价值作为两种截然不同投资风格的市场评论员和投资经理们,是在表现他们的无知,而不是精明。成长仅仅是价值公式中的一个组成部分,通常是个正面因素,有时也会是个负面因素。

 

唉,尽管伊索命题的公式和第三个变量 ——也就是利率——相对简单易懂,但要弄清楚其他两个变量却相当困难。实际上,在这个计算过程中,要得到精确的数字是愚蠢的,使用一个范围可能才是更好的方式。

 

通常,这个范围实在太大,以至于得不到有用的结论。有时候,即便对于未来鸟儿出现的数量进行非常保守的估计,也会显示出价格相对于价值令人吃惊的低。(让我们称这种现象为IBT – (Inefficient Bush Theory),低效灌木丛理论。)可以肯定的是,一个投资者需要一些商业经济的常识,以及独立思考的能力,以便获得理由充分的正面结论。但投资者并不需要卓越过人的才华,也不需要令人炫目的洞察力。

 

在另一个极端,有很多时候,即便最聪明的投资者也没有办法确定小鸟一定会出现,即便给一个宽泛的估计范围也无能为力,也还是无法做到这一点。这种不确定的情况常常发生在考察新兴行业、以及那些迅速变化的行业时,尤其明显。在这种情况下,任何资本运用都必须贴上投机的标签。

 

如今,投机,既不违反法规,也不违反道德,甚至不能说是非美国式风格。投机所关注的不是资产会产出什么,而是下一个傻瓜愿意出什么价格。但投机活动,并非芒格和我喜欢的游戏。既然我们两手空空的去参加舞会,那么,为什么要指望满载而归呢?

 

投资与投机之间的界限不是永远明确清晰的,尤其当大多数市场参与者沉浸在巨大愉快的氛围中时,二者的界限更是模糊的厉害,没有什么比不劳而获、轻松赚大钱更能让人失去理性。有了这样令人陶醉的经历之后,任何正常理智的人也都会像参加舞会的灰姑娘一样容易被冲昏头脑。这些参与者会继续投机的游戏,投机于那些相对于未来现金流,有着巨大估值的公司。

 

他们明明知道,在舞会逗留的时间越久,南瓜马车和老鼠显出原形的几率就越高,但他们还是舍不得错过这场盛大舞会的每一分钟。这些轻佻疯狂的参与者都打算在午夜来临的前一秒离场,那么,问题来了:舞会现场的时钟没有指针!

 

去年,我们对于无处不在的繁荣进行过评论,当时实在是非理性,投资者的预期回报比可能的回报高出数倍。一份潘恩韦伯盖洛普公司在199912月进行的调查报告显示,投资者当被问及对于未来十年投资回报的预期时,他们的回答是平均年回报19%。这显然是个非理性的预期,因为如果将整个美国公司作为一个整体,比喻为一个大灌木丛,到2009年也无法容下这么多小鸟的存在,无法产生如此高的回报。

 

更为非理性的是,当时的市场参与者对于一些几乎肯定是平庸、甚至没有价值的公司给予极高的估值。然而,投资者们被飙升的股价所催眠,不顾一切,蜂拥杀入。就像中了病毒一样,在职业投资者和业余投资者之间广泛蔓延,引发幻觉,使得某些板块的股票价格与其内在价值相脱离。

 

与这种不切实际的情况伴随着的,是一种信口胡言的所谓价值创造。我们承认,过去数十年来,很多新公司、或年轻的公司为社会创造了巨大的价值,而且这种情况还会继续发生。但对于那些终其一生都在亏损的公司而言,它不是在创造价值,而是在毁灭价值,无论它在发展的某个阶段曾经有过多高的市值。

带你看优质内容,不代表Ait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文出处:格隆汇。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