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it首页
  2. 财经

2019全球医药市场趋势

作者:文/简单 

来源:中国药品流通 

2019年6月29日,由中国医药商业协会零售药店分会(医药工商联合分会)、中国医药商业协会药学服务分会、中国医药商业协会智能化应用分会联合主办,百洋医药集团有限公司承办的“2019中国零售药店年度大会暨第一届中国专业药房发展论坛”上,IQVIA 行业关系部副总裁道格·朗通过对目前全球医药市场形势的解读,从而分析了中国医药市场的现状和趋势,给与会者带来了思考。

 全球医药市场的宏观指 

现阶段,人口老龄化将促使心理护理,家庭护理和援助,社会资本和自我管理服务方面出现更多的需求。慢性疾病患病率的上升将推动疾病管理计划需求的大幅增加;依从性/医嘱遵守仍然是医疗系统一笔最大的可避免成本;护理成本的上升及加强对价格的审查需要对支付单位角色和新的可持续模式重新进行结构性评估;高连通性将推动解决方案(例如移动医疗,远程监控,传感器驱动式药丸等)和医疗消费主义之间的融合;以患者为中心:患者越来越多地参与医疗决策和选择,并对创新要求提出建议。道格·朗指出,这些因素都将成为推动医疗变革强大驱动力。

根据IQVIA数据来看,全球制药业出厂价复合年增长率下降至4-5%,净价的下降至2-3%。从2018-2023年全球药品支出与增长的数据来看,全球2018年药品支出12050亿美元,比上年增加4.8%;2019年全球药品支出12450亿美元,比上年增加 4.5%;2014年~2018年,5年复合年增长率6.3%;预计到2023年,全球药品支出为15050亿-15350亿美元,5年复合年增长率3-6%。而2009-2023年期间,中国药品支出增长(以定值10亿美元为单位计算),预计复合增长率为3-6%。

从政策层面来看,中国的医药市场改革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包括国家医疗保险管理局和国家药品管理局在内的监管机构做出的一系列调整均推动了政策实施的一致性、快速性和高效。医院改革减少了利润,推动与基层医疗的协调,以抵消医院预期扩张带来的增长。

基本药物目录的更新,同时更新国家医保目录,仿制药和非专利品牌在医院采购招标中变得更具竞争力,患者自费比例将继续下降。

创新药物研发正在积极进行

 道格·朗指出,根据2004年-2018年的数据,全球药物研发结构正在发生变化,其中生物制剂、孤儿药和特种药的比例正在逐年提升。根据IQVIA研究所的数据,2018年推出的创新药物数量再创新高,为患者带来了59种新的治疗方案,包括特种药、孤儿药和创新药。治疗领域涵盖了:肿瘤学、传染病、神经学、血液学、内分泌学等,药物类型包括孤儿药、分子药等。

自2000年以来,药品成功发布的局面发生显著变化,平均销售额的变化突显出了不断增长的市场挑战。以2017年FDA批准的新活性物质举例,它们皆是取得重大临床进展的药物。比如治疗罕见病巴登氏病的药物Brineura、突破性疗法药物Bavencio、预测生物标志物的药物Keytruda。

道格·朗表示,后期渠道增长主要受到一系列疾病的特种药和细分疗法的驱动,全球销售额的三分之一来自四个治疗领域——肿瘤药、糖尿病药、自身免疫药和呼吸科药,占全球销售额增长的70%以上。可以说,特种药的增长始终推动全球增长。

IQVIA将特种药物定义为治疗慢性、复杂或罕见疾病的特殊药物,并且满足相关药物分销,护理给予和/或药物成本相关的七个其他特征中的至少四个:

高费用:=> $6,000美元/年

由专科发起/维护

要求由另一个人或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管理(即不是自我管理)

需要在供应链中进行特殊处理(例如——冷藏、冷冻、化学预防措施、生物危害)

需要患者付款协助

通过非传统渠道分发(例如——专业药房)

药物治疗具有显着的副作用,需要额外的监测/咨询(包括但不限于REMS计划)和/或疾病需要额外监测治疗(例如——监测血液/细胞计数以评估治疗的有效性/副作用)。

道格·朗介绍,美国有3种专业分销渠道。一种是开放式分销——制造商可与传统批发商,专业分销商和专业药店建立分销协议;第二种是有限分销——制造商与选定的较少部分批发商,专业分销商和专业药房建立分销协议;第三种是独家经销——制造商与单一经销商建立分销协议。特药分销已经发展到包含许多患者/提供者和报销支持的服务,以处理特药分销的复杂性。美国特药分销商提供各种服务以支持特种药品业务,比如供应链、金融服务、监管、数据/信息、患者和提供者支持以及其他特药分销的支持服务。

总的来说,创新对整个供应系统带来了以下影响:新特种药的数量增加——能够机密的管理“回扣协议”;小批量产品——能够从欧洲极少数仓库交付,制造商需要更好地管理库存;处理更复杂的产品(例如冷链)——严格按照GDP标准进行管理;患者对注射剂的的支持需求更高——支持能力和令患者便于使用的需求;在欧洲,特种药正在导致全线批发商的份额萎缩——其他的配药方式,例如从欧洲单一地点进行直销,高价促使了在其他领域寻求节约;大多数配药将继续是成本非常低的多源药物;“竞相降价”——价格使许多既有的生产商退出某些领域;更加注重配药——配药成本通常>这些药品成本的1/2

既定产品竞争加剧

 这部分既定产品包含生物仿制药和仿制药。道格·朗表示,生物仿制药将影响成熟的生物制剂,生物仿制药市场有许多新公司加入,竞争非常激烈;欧盟五国的生物仿制药的市场占据速度快过美国。其中最明显的就是AbbVie艾伯维价格上反击,阿达木单抗的市场销售速度比最新的生物仿制药要慢。

预计到到2022年,仿制药的销售额增长在所有市场放缓,仿制药增长将保持在3%左右,最终导致仿制药价格大幅下跌。

因此,既定产品竞争加剧对整个供应链的影响表现在:零售配药的转移——社区药房和批发商输给医院,只能提供低成本药品。焦点从患者身上移开;替代模式是必要的——作为爱尔兰高科技药物计划的按服务付费模式,把产品回扣通过德国优惠合同进行分流;随着市场继续受到聚集效应的影响,价格上涨面临更多障碍——需要具有成本效益的模型来应对生物仿制药产量;购买力正在合并巩固——财团竞标压力正在形成(特别是在美国);来自印度和中国的竞争将会加剧——这将影响整个非专利市场;短缺风险——产量低的仿制药的缺货风险增加。

  

药品定价和给支付单位回扣增加的实际情况

 先来看美国的情况,道格·朗分析,药品定价是一个普遍问题。在当今的环境中,医疗行业正逐步加强对药物成本和创新价值的审查;当有成本节省需要时,就会向目标“有钱的大公司”下手;药品只占医疗总支出的一小部分;现有的概念是,发展只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得到回报,在这之后,价格非常低的仿制药就会加入竞争。

在这样的情况下,来看看特朗普改革医疗的整体计划:“参与这个支离破碎的医疗系统中的每个人——制药商、保险公司、经销商、药房福利管理和许多其他人——都涉及其中。政府也是问题的一部分,因为以前的领导人对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滥用行为视而不见。”特朗普表示,政府将对此“纠缠不清的特殊利益网络”采取行动,这指向了药物游说团体,该游说团体在今年第一季度支出为1000万美元,创纪录新高。

对于HHS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来说,美国超国际价格1.8倍支付医疗保险计划B部分, 对于产生严重后果的医疗保险D部分的回扣,HHS建议取消现有安全港规定。据了解,该政策创造了两个新的安全港:1. 允许销售时直接给受益人折扣;2. 保护给药房福利管理公司(PBM)的制造商服务费(固定)。

美国的PCMA已经公开反对HHS,他们认为“政策将增加药物成本,并迫使医疗保险受益人支付更高的保费和自付费用,除非药房福利管理公司有可行的替代方案能代表受益人进行议价。”PhRMA正在支持这一变化,但是个别成员公司可能不太支持该提案。

因此,可以带来成熟的零售产品被迫突然降价、特种药面临严峻的使用管理、高成本患者将从增加的D部分支出中受益。

如今的现实是,美国的药品回扣十分常见,在欧洲回扣变得越来越重要。回扣增加对整个供应链的影响如下:发达市场上给支付单位的回扣正逐步增加;美国对全球净销售额和利润的贡献将受到影响——美国回扣率美国回扣率为40-50%(总额对净额);欧洲回扣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许多欧洲国家获得10-35%的回扣,在欧洲,通过医院渠道销售产品可以获得> 40%的回扣;批发商基于装运价值的薪酬模式受到威胁。

医疗技术的发展趋势

 从医疗技术层面来看,道格·朗认为,技术改变了患者“界面”,数字医疗工具的扩散为改善人类健康带来了巨大希望。目前,数字医疗已经进入了一些大的治疗领域,尽管支付单位有预见更多领域的可应用价值。重要的兴趣领域,包括糖尿病、肿瘤、哮喘/ COPD慢阻肺、心脏病。支付单位的首选新治疗区域:明年集中在多发性硬化症、心理健康/成瘾、妇女健康、母婴领域,未来1-2年则主要集中在老年痴呆症、疼痛管理、风湿性关节炎、体重管理等领域。其他包括肾病,骨质疏松症,帕金森症,囊性纤维化,癫痫,偏头痛和胃肠道健康。

而数字生物标志物完善了患者数据的收集。数字生物标记物是使用连接的传感器,可穿戴设备和移动设备以及它们捕获的生物标记数据来预测疾病或健康状况的发生率,跟踪这些方面或评估治疗或干预的效果和价值。数字生物标记物的价值来自于它们能够进行被动和连续跟踪,以解释、影响或预测健康相关结果。生物传感器作为一个设备整体类别,能通过读取或测量人的身体能量并通过电子信号传输该数据的方式来收集有关各种健康参数和生命体征的信息。IQVIA调查中的大多数支付单位正在投资数字医疗解决方案。此外,人工智能处理信息量的爆炸式增长。

总体来说,技术对供应链的影响表现在:更多“数据驱动型”模式正向前发展——所有利益相关者——支付单位,开处方者,药剂师,患者——运营方式必然会发生变化;掌握患者数据的处所正在发生变化——历史上,药剂师是患者信息的主要处理者之一;今天,其他来源正在更有效地跟踪患者的药物使用情况;一个重要的限制是,许多患者仍然希望得到人工“到底怎么样”的解释——药剂师仍然需要提供面对面的互动。AI可以成为支持药剂师提供建议的重要工具——药剂师能否成为维系患者和AI工具的公认专家呢?中央药房系统是关键——互联药房向着集中式药房系统、患者数据和支持系统的方向发展。

供应链领域的趋势

这部分讨论的内容包括医院的持续走势和电子商务市场增长。特种药正推动市场增长,主要在医院渠道配放;在欧洲,特种药正导致全线批发商的份额萎缩;今天,传统的全线批发商份额仅占整个市场的~1/2左右。一些批发商通过预批发活动占据直销份额。在有限的范围内,批发商参与一些能避免把批发当做家庭护理的活动。

全球B2C电子商务在各地不断发展,电子商务药房在整个药房市场中变得日益重要,并且正在快速增长。比较显著的例子就是亚马逊在医疗领域的投入加大。道格朗指出,讨论电子商务时的三个关键维度:一是可用的产品类型、二是交付选项、三是客户群。

电子商务发展对供应链的影响表现在:特种药市场为批发商提供了不同的机会。通过药店有多种配送方法——通过全线批发商,受限批发商解决方案,与一家批发商签订泛欧协议,从一个欧洲地区直接销售;电子商务正在增长——为新型药店开放,例如“亚马逊”;生物制剂正在被开发来用于基础医疗适应症——为供应链合作方提供机会;基于药房的医疗服务出现——它们通过提高护理普及率来解决基础设施的瓶颈问题。

最后,IQVIA对2023年全球制药业销售额进行了预测:全球制药业出厂价复合年增长率下降至4-5%,净价的下降至2-3%;2009-2023年,以定值10亿美元为单位计算得到的中国药物支出增长复合年增长率3-6%。因此,未来在综合护理学、精准/预测医学、基于结果的医学以及委托医学、医药民主化等领域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带你看优质内容,不代表Ait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文出处:格隆汇。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