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it首页
  2. 财经

局外人与局内人

作者:饶胖 

来源:饶教授说资本

局外人与局内人

在之前的文章《还需要装修一个银行营业部吗?》我们聊了现金造假的几重境界。

从小儿科的萝卜章,到稍有技术含量的快递掉包,到需要表演艺术加持的现场掉包,到令人瞠目结舌的上市公司自己装修银行营业部,专门用来接待审计师询证来访。

不过,这些在康得新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的局中局面前,只不过是一道开胃小菜。

这回,审计师打交道的银行是真的,不是康得新装修的;遇到的银行工作人员也是真的,不是康得新派人假扮的;用的网银也是真的,上面清清楚楚显示122个亿;银行询证函也是真的,不是盖的萝卜章。

一切都是真的,只是钱早就没了。

康得新的控股股东与西单支行搞了一个“现金管理协议”,钱早被控股股东转走了,只不过,按照协议,西单支行制造一个显示出来虚假账户余额的网银、呈现虚假数字的询证函,美其名曰“应计余额”,听起来很有点会计的味道,不过饶胖负责任地告诉你,这和会计没半毛钱关系。

局外人与局内人

在上一篇文章《还需要装修一个银行营业部吗?》最后,我们发出追问,如果真的遮蔽了这个“现金管理协议”,审计师和“不知情”的管理层是否能够发现这背后的猫腻。

就像我们之前文章《霍金解读“黑客帝国”》中聊到的“缸中之脑”的思想实验,假定未来高科技,将一个大脑泡在一个缸中,接上所有神经链接,如果外界一切反馈都是合理的,在此情境下,缸中之脑是无从分辨自己是否在缸中。

在过去三年,每次财务人员发起康得新银行账户操作,不管是收款还是付款,网银账户都是正常的,交易记录、对账单都是对的。

在过去三年,审计师查看的网银,账户交易记录,以及每次询证银行,都得到正确无误的反馈。在这种情形下,怎么会知道背后还有另外一套“现金管理协议”。

就像在一个梦中,如果不从梦中醒来,你怎样才能分辨这是梦还是现实。

王小波在小说《寻找无双》中写道:梦具有一种荒诞的真实性,而真实有一种真实的荒诞性。

局外人与局内人

直到2019年1月,康得新在西单支行的银行账户上有122亿,但是15亿的超短融还本付息没能正常进行。梦醒了,才知道,原来梦的背后还有一个现实,“现金管理协议”。

尼·波尔说:一个深刻真理的反面可能是一个更深刻真理。

不过,这是不是梦,有一个前提,就是“不知情”。“现金管理协议”以及这个协议代表的实际意思,即康得新控股股东把上市公司的钱一起用了,挪走了,当然,这是违法违规的。这个情况是被遮蔽的,康得新管理层,至少是新管理层,以及审计师都声称不知情的。

这可能吗?

我们先放一放,聊一聊局内人和局外人的话题,也许聊完了,我们就有答案了。

局外人与局内人

(本节内容参考《费曼传》 杨建邺 金城出版社 P197-212)

理查德·费曼(1918-1988)博士是美国著名物理学家,1965年诺贝尔奖获得者,在量子力学领域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科学贡献,我搞不明白,但是关于费曼教授的书我看了很多,好看,好玩,充满了人生的智慧,如果你没看过,赶紧下手,不要错过。

1986年1月28日,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卡纳维拉角的肯尼迪宇航中心一片欢庆场面,美国第二架航天飞机挑战者号将进行第十次飞行。

这一次有点特别,两年前,美国宇航局NASA宣布将遴选一名教师作为宇航员参与这次任务,这位教师将在太空为美国孩子们讲授太空科普课,孩子们还可以通过专线与教师现场互动。

局外人与局内人

在经过多轮筛选,37岁的中学教师科里斯塔·麦考利芙入选,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位进入太空的女教师。

这天,万里无云,虽然气温很低,但是现场观看的人群超过数万,更有麦考利芙班级上的学生现场观摩,数百万美国人等候在电视面前。

点火,升空,73秒,挑战者号在众目睽睽之下化为一朵灿烂的云彩,为人类太空理想抹上了壮烈的一笔。

局外人与局内人

全世界为之震惊,里根总统下令要进行最最公正的调查。不过像任何时候的政治一样,委员会由一帮美国航天事业直接相关的内部人组成,由前国务卿罗杰斯担任主席。罗杰斯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第一句发言是这样:

我们委员会调查的方式不是要恶意给美国宇航局抹黑,因为我们相信,起码我由衷地认为,他们已经做得很完美了,我相信美国人也这么想。

局外人与局内人

全世界的官僚都一样,我有一次遇到一个相熟的审计师,正好之前被监管机构抽调去进行财务核查,我就问:“你们是怎么查的,怎样算是达到目的?”

他看看我,好像看外星人一样。我又追问,他笑着说,“这个领导都会有安排的,第一次开会,领导说这个项目我们总体认为是好的,要尊重事实认真核查。调子定了,过。另外一个项目,领导说了,这个项目,我们觉着有重大疑点,不查出真相,决不收兵。主旋律确定,往死里干。”

罗杰斯代表的局内人,意思非常清楚,不管查出什么,只能有一个结论:挑战者事故仅仅是一个令人悲痛的意外,宇航局、军方、国防承包商以及华盛顿的政客,都是尽忠职守的。

也许,挑战者事故调查也会像历史上无数灾难的调查一样,无疾而终,不过,这次不一样。

委员会里面有鼎鼎大名的费曼教授,有人评价说:费曼教授是富有独创性的思想家,而且是一位真正的局外人。

虽然费曼有过人的智慧,正直高尚的品德,但是在局内人的环绕中,却是举步维艰,一方面委员会的官僚们给费曼的调查设置种种障碍;另一方面,不断下套给政治素人的费曼,想抓住黑材料封住他的嘴;第三个,这帮局内人让费曼自己大海捞针,毕竟挑战者号有几万个零件,虽然费曼可能是地球上智商最高的一小群人之一。

但是在很短的时间内,想从局外人的角度,一下子找准调查的方向也是非常困难的。

费曼在写给妻子的信中说:

我猜,他们打算用排山倒海的数据和细部技术资料来撑死我,希望我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技术细节上,这样他们就有充分的时间来修饰那些危险的证据。但这种诡计不会得逞,因为(1)我对技术资料的胃口很好,消化力特强,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2)我已经闻到一些气味,而这种气味我是不会忘记的。因为我喜欢探险,最擅长追踪那些蛛丝马迹了。

俗话说,堡垒都是被从内部攻破的。

此时,关键的局内人登场了,委员会中的军方代表库提纳少将,库提纳对领导技术性调查很有经验,负责主持了一年前空军发生的泰坦火箭爆炸事故调查。

库提纳熟悉航天飞机的结构,这次挑战者号事故调查中,一直有工程技术人员和有关制造商告诉他,这次事故很可能是火箭各节相接处的O形橡皮垫圈在天冷的时候出问题。这种橡皮垫圈是为了使各节火箭之间相接的地方封紧,不致泄露。

这就是局内人特有的信息优势,我们知道一些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才知道的事情。本来费曼费已经注意到了橡皮垫圈的问题,但是航天飞机好几万零件,一时很难集中到其中的某一个环节。

作为局内人的库提纳非常清楚,这个问题,所有的局内人都会回避,因为这个会给宇航局抹黑,这是官僚们不想看到的。之前就有局内人站出来想透露了一下真相,随即受到了猛烈的打压和惩罚。

库提纳尽管是局内人,却是一位非常诚实正直的军人,他一直在想办法突破局内人布置的层层障碍,把调查真正地进行下去,找出真正的原因。

因此库提纳决定把这个关键的问题给费曼提一个醒,但是又不能告诉消息从哪儿来的,以免提供消息的人会受到惩罚。

局外人与局内人

一天晚上,库提纳请费曼到他家吃晚饭。饭后他把费曼带到他的车库。费曼看见工作台上的一个拆下来化油器,就问这是干什么用的?

库提纳说:“这是欧宝牌化油器。这个玩意儿有一个讨厌的毛病,一遇到冷天就漏油,费曼博士你认为会不会是因为化油器里面的橡皮垫圈的热胀冷缩造成的。”

费曼说:“我不知道。我回去查查。……也许挑战者号也遇上同样的问题。”库提纳后来回忆时说:“经过我的暗示,他开始重新调查橡皮圈。

他做了实验,调查也因此峰回路转。我们终于能够公开这份资料,而且不必担心宇航局有人会被革职。”

费曼集中火力很快掌握了大量的资料和数据,证实了,在摄氏零度,O型密封圈会出现弹性失灵问题,会导致燃料外泄发生事故,这个并不是新问题,一直有工程技术人员提出,并不断有专家建议推迟发射时间,避过寒冷的天气。

但这些都被整个系统有意或者无意地忽略了。这代表着美国宇航局的系统性风险,是有人要承担责任的。费曼如果把这个问题通过委员会这种系统内的机构提出来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作用,因为他们会极力否认和反击,最后不了了之。

费曼不是普通人。1986年2月11日,距离事故仅14天,事故调查委员会在众议院举行公开听证会。轮到费曼发言,费曼说:“请大家一起看一个小小的实验。

费曼拿出准备好的橡皮圈,用带来的镊子把垫圈对折起来放进冰水里,再用钳子把对折的垫圈握紧。过会儿,他拿出垫圈并松开钳子,这时观众清楚看见对折的垫圈并没有因为弹性而复原状。

第二天,《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都大篇幅刊登费曼讲话和他的实验,公众了解到了真相,想掩盖的局内人们再无回天之力。事故谜底最终揭开。

局外人与局内人

根据标准的有效市场理论说,所有进入金融市场的信息都会被投机者和投资者利用,而且对未来价格变化有任何预示的所有信息都会被“用尽”。

在这种理解下,任何人都无法预测金融市场,任何价格偏离都会很快被市场所纠正。

按照有效市场理论,假定所有资本市场的参与者,都能获得同等的信息。为了保证这一点,证券市场的信息披露制度也是这样设计的,上市公司(需要信息披露的公众公司)必须向所有人,投资者或者潜在投资者,公平地披露信息。

所谓公平,一般在操作上使用规定的方法、在规定(约定)的时间,公开向所有人披露信息,在此前,未经披露的信息不得私下透露,如果透露就是内幕信息外泄,在任何资本市场利用内幕消息牟利都被定义为违法行为。

之前董阿姨在股东大会上宣布未经披露年报数据,被交易所实施监管措施。就其根源,就是必须要向所有人公平披露,如果不是,那么来参加会议的人就得到了内部消息。

当然,那件事是在收市以后,第二天开市前披露了年报,没有造成利用内幕消息的结果。但是,信息不对称确实是形成了,即有的人知道,有的人不知道。

不过,很多朋友不理解,信息怎么可能均匀、被所有人、同时地知道呢?标准的有效市场理论基于的这种假设,已经被质疑了很多年。

布莱恩·阿瑟教授说,如果这种假设成立,趋势交易和技术交易者就不会盈利,在现实中,确实有很多公司和银行通过各种形式的技术交易挣到了大钱。

局外人与局内人

不用学习经济学,我们也能理解,我们总是处于信息不对称中,我们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以此类推,我们不知道很多别人知道的事情。

比如,小朋友和我说斜杆青年,我就不明白什么意思,还不太好意思问,显得自己很老的样子,不得已偷偷百度。

局外人与局内人

在各种信息不对称中,有一种是圈子内外的信息不对称,一个圈子里的消息是大致透明和均匀的,这些信息在一个圈子里只是一个常识,例如这家企业经营情况好不好,往往竞争对手、客户、供应商等等圈内人大多是有数的。

对于圈子外的人,也就是局外人来说,这些信息却很难获得,就像研究上市公司财务报告,我们是从局外人的角度,所以多数时候是在迷雾中摸索。

在挑战者事故调查中,实际上O型垫圈问题,在宇航局、国防承包商的圈子里,不是什么秘密,很早,很多人,反复提出报告、质疑、建议、请求,而对于局外人来说,即使聪明如费曼教授,也需要局内人的提点,才能在几万个零件构成的数据海洋中,大海捞针一般抓到真相。

从这个意义上讲,局内人都是心知肚明的,看似一团迷雾,仅仅是对局外人而言。

记得二十多年前,刚有21世纪经济报道报纸的时候,我是如获至宝,因为那时互联网尚不发达,更不用说移动互联网和手机。这份报纸一反当时传统报纸的套路,当时是周刊,每一期都有很多行业和企业的深度报道,对于了解商业世界的运作特别有帮助。

局外人与局内人

看了几年,突然有一天,我看到一篇精彩生动、特别有料、有深度的行业企业分析,唯一不同的是,我对这家企业以及这家企业所在的行业非常熟悉。

这回我是局内人,觉着满篇都是一些似是而非的解读,似乎对企业和行业有很深的误解,自然我嗤之以鼻,因为我是行家。

转念一想,后怕,之前我读的那些企业行业文章呢?我可是信以为真、奉为圭臬,还时不时拿出来用,显摆一下自己的学问。说不定,听众之中就有局内人,心理暗想,这傻小子胡扯些什么,就像我看那篇写我熟悉企业行业的文章一样。

局外人往往是从结果入手,力图从历史中找出造成这个结果原因。很遗憾,我们曾经讲过,库恩说历史是诠释学。既然是诠释学,就有无数种可能,有各种诠释,你可以这样解释,他可以那样解释,这也是局外人总觉着面对一团迷雾的根本原因。

相反,对局内人而言,他们就在历史之中。他们经历了历史的过程,无数在后来追溯分析时可能的路径,在他们经历中并不存在。在局内人眼里,通向这个结果的路,清清楚楚摆在面前。

局外人与局内人

布莱恩·阿瑟教授指出,在许多社会系统中,经常发生的一种情况是,某一方根据自己对可得信息的理解提供某种服务或某种机会,然后另一方以自己所拥有的更详尽的信息为基础做出回应、采取行动,并依靠其优势信息利用系统从中获益。在金融行业和营销行业中特别容易出现这种行为。

布莱恩·阿瑟教授在《复杂经济学》中讲了一个信息不对称的故事。2007年,高盛创设了一个抵押贷款债券资产包,向它的客户兜售。又请了一个著名的对冲基金经理约翰·保尔森(John Paulson),来为这个资产包选择债券。

私底下,保尔森认为这个产品将会变得一文不值,于是以它为标的进行对赌。保尔森大发横财,高盛也小赚了一笔,但是投资者却损失了10亿多美元。

这个资产包,即与次级住宅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相关联的综合性抵押债务,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套餐”,其设计者高盛和保尔森对它的前景非常了解,但是他们的客户却无法搞清楚。

局外人与局内人

前面我们讲了一种信息不对称的情况,即信息传播的不对称,有人知道有人不知道,局内人知道,局外人不知道。

还有一种信息不对称的情况,即使面对相同的信息,由于专业能力的差别,不同的人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在高盛和保尔森的例子中,就是这样,客户也许获得了足够的信息,但是,客户并没有专业判断能力。这种专业判断能力,有时也是局内人的标志,经过适当的专业训练,在这个行业具有一定的经验。

按照库恩的范式理论,局内人共有了范式,也就带上了一副特别的眼镜,世界从此不同(参见前文《圣人的话听明白了吗?》)。通过这副眼镜,可以看到局外人看不到的意义和事实。

在局内人与局外人专业不对称的情况下,必然激励很多局内人利用这种不对称来谋取自己的私利。看到一篇这样的新闻。

局外人与局内人

该报道称: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吉林信托两员工未按国家规定严格履行贷款业务审查,未对贷款申请材料真实性进行调查,违法发放贷款数额巨大,构成违法发放贷款罪,分别领刑2年和1年。

事情不复杂,一家濒临破产的企业伪造了采矿权资产评估报告书、新建项目资本验资报告、审计报告等一系列贷款所需要的书面资料,吉林信托两员工未能发现材料造假,现场尽职调查也没发现什么问题,遂放款。

几个月后,办理采矿权换证时发现造假,随即报案。由于追回了大部分损失,两人虽然被法院裁定刑事处罚,不过都是缓期执行。

仅从新闻里面的资料看,有几个细节值得我们玩味,第一,主办的王某当时试用期还没结束,也许是个新手,他书面查看了资料,没有发现异常;第二,王某的上司安某是个老江湖,但是也没看出猫腻;第三,两人确实去现场查看了,也觉着好像不对劲,但是并没有深究。

你们可以自己判断,我觉着,可能对于王某来说,就是专业不对称造成的,而对于安某确实有更多的遐想空间。

局外人与局内人

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金融评级机构如穆迪或标准普尔等,多年来一直在对投资银行创设的各种金融工具所固有的风险进行评估。但是在金融危机爆发前几年,在一个以增加透明度和信任感为名的行动中,它们将自己的评级模型提供给了华尔街各投资银行。

对此,摩根森( Morgenson)指出:“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很快就学会了如何篡改这些模型,如改变一两个小小的输入项,然后得到更好的评级结果。也就是说,他们学会了如何利用评级机构的模型作弊,目的是保证在把质量更低的债券掺入投资组合后,仍然能够得到高评级,于是他们就可以把这些本来很可能卖不出去的垃圾卖出去了。”

在现实的贷款世界中,各个金融机构都有自己的风险控制标准,通常表现为一个量化的打分系统,喂入各种资料数据,得出一个总体评分。

有一个CFO朋友告诉我实际上是怎么玩的,他作为企业CFO和银行客户经理一起商量着输入数据,评分不行,就改改,一直改到评分通过。换句话说,只要一个系统通过一些标准设置准入门槛,这些标准在局外人眼里通常是客观公正的。

而当进入这个门槛是有利可图的,具有足够的专业能力的局内人是有能力操控或者玩弄这些标准。

这也被称为“坎贝尔定律”( Campbell’s law):社会决策越是频繁地使用任何量化的社会指标,招致腐败的可能性就越大,也就越容易扭曲和腐化它原本打算监管的社会过程。

局内人和局外人的不对称,怎么破?

带你看优质内容,不代表Ait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文出处:格隆汇。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