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it首页
  2. 财经

A股的优秀风格

来源:梧桐 投觉

尽管在这个历史的转身时刻,宏观现实漫漶不清,充满了各种变量,这片土地像是在进行一次没有地图的远航,但是,若是深入整个人类历史,深入这个星球其他国家走过的历史,一切都还是有迹可循。

并且,就大历史的视角而言,这片土地当前的经济环境,无论是在中国历史上,还是在世界历史上,都还是相当不错的,理想国并不存在,能够走在理想国的方向上,就已经是这片土地以及这片土地上生民的福祉。

因此,我们对于这片土地要有不偏不倚的信心,一方面要对于14亿人的智慧、勤奋、耐力和东方古老韬略充满信心,另一方面也要对于前路的坎坷具有清晰明见,无平不颇。

A股证券市场,作为一个集合宏观现实、投资者预期、交易等众多元素的场景,它在这样的一个历史背景脉络中,究竟会如何演绎,这是一个待解的命题。未来之心不可得,在这里,梧桐也只是分享一己之见,它可能是错误的。

在可见的视野里,A股证券市场的投资风格,可能只有一种主流风格,也就是优秀上市公司的风格。

若是仔细检视,在投资世界,99%的潮起潮落都是由你的投资策略是否契合整个市场的投资风格决定的,而非你固守的投资策略决定的。

也即是说,在投资世界,你必须与当下所发生的一切有着直接的连结,否则,假如你只是根据过去历史来判断当前情况,那么,几乎你所做的每个决定都会失败,而且是彻底失败。

因此,所有的研究,最终都得回到周期本身,回到场景本身,而非只是耽溺于一己的研究偏好和自身需求。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若是回溯一下:

2018年春季躁动的时候,A股证券市场试图完成一次风格切换,未果。

2019年春季躁动的时候,A股证券市场再次试图完成一次风格切换,未果。

为什么最终未果,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要回到经济周期的命题上来,也即是说,这是一个康波周期的衰退阶段,它不是一个复苏阶段,更不是一个成长阶段。

在衰退阶段,人们的共识会一次次地在反复中回到防御风格,回到避险风格;在复苏阶段,那是周期股的黄金时代;在成长阶段,那才可能是中小盘股的黄金时代,因为,只有在复苏阶段转向成长阶段,人们才会真切地相信那些海市蜃楼般的故事,

这就是梧桐对于“交易衰退”这个命题的重述。

A股证券市场的波动,长期而言,是经济周期的波动使然,短期而言,是千万众生的心动使然。回溯过去,A股证券市场的整体回报并不算差,但是,A股证券市场投资者的整体收益很差,这其中,最核心的一个因素是波动率。

于此,若是我们着眼于短期,又缺乏良好的心性,那么注定不堪,若是着眼于长期,又具有良好的心性,那么就有可能笑到最后。

20199月的中下旬,A股证券市场每一个行业指数均录得下跌,人们普遍对于第四季度的A股证券市场担忧,事实上,这其中就有着明显的相关性,一旦一致预期形成,那么,在交易的维度就会提前降临,这就是9月为何如是。

当人们对于第四季度的A股证券市场普遍悲观之时,你就应当乐观一些;当人们普遍陷入某种担忧之时,你就应当不用再去担忧;当人们普遍不愿承担风险之时,你就应当承担一些风险。

如何合宜地承担风险,答案可能还是得回到优秀上市公司上来,这也就是梧桐语境里的A股的优秀风格。

历史不会简单重复,但总是踏着相似的黑白琴键。

如果硬要从历史当中寻找当下的参照点,那么,1970年代具有更多的相似性,而非1930年代。

1970年代是一个低利率时代,全球经济进入滞胀,CapitalismSocialism对峙,信息技术革命酝酿,以及漂亮50

需要提醒注意的:

一是,当下潜在的流动性陷阱风险,导致的某种程度上的流动性过剩,这些过剩的流动性可能流向优秀的生息资产,因此,前提是优秀,并且生息。

二是,漂亮50的历时周期是相当长的,很多产业形成头部以后,在相当长时间里,都难有新进者可以匹敌,它们最终往往是被新的产业“创造性毁灭”,而非来自本产业内部的攻击,因此,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保有了其寡占利润。

三是,对于特别高估的优秀上市公司,在处理方式上,因资金属性,因投资策略,因心性,而异,不一而足。

余不赘述,最后再说一点:

就当下的宏观现实和场景而言,若要论及投资风格的学习和寻求启发,1975年(与查理·芒格搭档以后)至1998年之间的沃伦·巴菲特更加值得学习。事实上,沃伦·巴菲特在他的整个投资生涯里,一直顺遂历史的进程,进化他的方法论。在梧桐的视野里,这一时期的沃伦·巴菲特的投资风格更值得在当下我们所面对的场景和周期中学习,以及寻求灵感,再就是麦哲伦基金时期的彼得·林奇。

梧桐不认为早期的沃伦·巴菲特的投资策略,适合当下的中国,沃伦·巴菲特的真正智慧之处在于对自己的方法论进行扬弃,这既需要勇气,又需要如实面对的真实。

带你看优质内容,不代表Ait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文出处:格隆汇。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