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it首页
  2. 财经

交银施罗德何帅:用动态眼光看预期收益率

作者:点拾投资朱昂

来源:点拾投资(微信号:dianshi830)

导读:交银施罗德的何帅是我们认为交银“黄金一代”代表人物,也是过去几年表现最优秀的80后基金经理之一。他管理的产品具有长期业绩好,而且回撤小的特点。

我们在2018年曾经对何帅进行过一次访谈,他对于“预期收益率和时间周期”有比较深刻的理解。他购买股票的预期收益率,都会加入时间函数。通过收益率性价比调整,来维持投资组合保持在风险收益比较高的状态。

在11月10日,点拾投资联合天天基金举办了一场线下活动,也非常有幸邀请到何帅做了一场线下分享。

围绕企业价值而非价格做投资

何帅:我自己是2015年开始做基金经理,到今天也就四年多的时间,还是处于比较年轻的阶段。用巴菲特话说,做投资年限在10年以下的都不需要去关注。看一个基金经理是否出色,至少要10年的维度。

短期波动会对业绩产生比较大的影响。我们会发现有些人一两年能做的比较好,拉长看业绩并不好。也有一些人拉长看业绩很好,一两年业绩不好。拉长看业绩才有意义,我做投资年限不到10年,还不算很成熟。

关于我的投资方法,之前在点拾投资的访谈中也做过分享。我是基于企业价值的角度来做投资,通过公司的价值,把预期收益率算清楚。如果一个资产今年能带来10元的回报,这个资产价格目前是100元,那么回报率就是10%。这个回报率,你是否愿意接受。如果愿意,就买入这个资产。

投资当然没那么简单,每年这个资产的回报是变化的。以成长股为例,其回报可能是快速增长的。假设一个公司目前回报是1元,看上去市盈率很高,但是三年后能变成10元。那么即使短期估值很贵,拉长看隐含回报率还是很高的。当然,成长股很多时候没有那么高的确定性。价值投资者,可能更看重静态的回报率。

成长股和价值股投资方法的不同,都是围绕公司的价值进行分析,只是前者更加动态,后者更加静态。两者都不是去判断股票价格变化的趋势。当然,也有人判断趋势很牛的。比如最近刚出来关于大奖章西蒙斯的书,他的收益率很夸张。

我简单的投资框架就是这些,主要和大家做一个互动交流。

动态调整组合风险收益比

问题1:你如何看待换手率这个问题?

何帅:我不太关注换手率这个指标,更关注的是背后的实质。我自己以前的换手率偏高,大概有5-6倍。过去这几年换手率下来一些,和市场平均换手率差不多。其实你看我股票持仓,变化是不大的。我会做一些高抛低吸的交易。

高抛低吸这个词,我认为是中性的,不是贬义也不是褒义。代表我投资组合中,资产收益率性价比的问题。

我们假设一个公司未来3年预期收益率是60%,每年能获得20%预期回报。在A股市场这种公司很少每年稳定上涨20%,而是某一年上涨80%,之后又下跌20%。A股市场的波动比较大,这导致做一些交易能取得更好的风险收益比。比如这个公司在我买入以后突然上涨了40%。这时候公司未来3年预期收益率变成了20%,静态估值又提升了40%。这时候公司的风险收益比从原来的1.6,变成了0.8(分子从1.6%变成1.2%,分母从1变成1.4)。这时候你的风险收益比其实差了两倍。

这时候你发现另一家持仓公司没有涨,既然这家公司性价比大不如前,比较合理的做法是将一部分仓位换到性价比更高的那个公司上。但是有些公司不是上涨了40%就横盘,也会跌回来。这时候你发现这个公司风险收益比又改善了,你再买回来。

我的很多交易都是这样产生的,本质是不断调整组合的性价比。我的产品整体回撤是比较低的。

我从做研究开始,就保持每天只看盘5-6次,每次三分钟的习惯。这个习惯,我今天做基金经理依然在保持。每天4个小时的交易时间,我看盘时间加起来在15-20分钟。我大部分时间是用来做研究,而不是做交易。我不希望自己的研究受市场干扰。

问题2:我是交银优势行业的持有人,我想问一下你会在什么情况下赎回自己的产品?

何帅:可能和许多在座的男性朋友一样,我的工资卡也是要上交给老婆的。我们夫妻的流动资产大部分购买我管理的产品,而且至今没有赎回过一分钱。

关于我管理的组合,自己很清楚持仓这些股票的状况,以及持仓面临的风险。目前我组合平均估值不到20倍,相比之前还有所下降,对应的风险不大。这些公司都有不错的预期回报。

正常情况下,我不会赎回自己的产品。除非市场在极度高估的时候,但这时候我的仓位也会比较低,来应对市场的泡沫。

投资决策的独立

问题3:如何看待现在市场的核心资产,你很少买核心资产,未来会不会继续坚持?

何帅:过去三年是核心资产表现最好的三年,如果过去三年不去跟随,未来再去跟随的可能性越来越少。这个问题不是跟随不跟随,而是去坚持自己的能力圈。

如果我买茅台,一定不是因为大家都买茅台所以我也去买,而是我自己想清楚茅台的价值了。也可能明年我会买很多核心资产,这并不是因为别人买我就去买,而是我把这个公司价值问题想清楚了。

我做投资,不会跟随,任何买入都是基于自己独立的决策。

问题4:过去几年A股踩雷现象越来越多,你如何防止踩雷?

何帅:现在要防雷越来越难了,对于机构投资者其实是好事情。我们只有通过持续深度的研究,才能避免踩雷,而不是去和公司管理层走很近。我们有许多重仓股,和公司管理层也没有走很近,都是通过基本面去分析的。

我顺便做一个小调研,今年基金收益率中位数在30%左右,大家自己炒股票有超越这个数字的吗?(现场很少人举手)。

今年其实对于公募基金是一个牛市,但是我最近回老家见了一些亲戚朋友,发现许多散户今年没怎么赚钱,甚至亏钱的。这种特征已经延续很多年了。2015年之后,市场结构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指数没怎么上涨,成交量也没有放大。

市场出现了一个明显特征:机构结构化行情。一些基金公司持有,基本面优质的标的,估值不断推升。基本面比较差的公司,估值不断下降。个人投资者可能喜欢买一些没有怎么涨的公司,希望能有补涨。最后发现这些公司不但不涨,还会下跌。

从购买基金的角度上看,我能够许多人买基金希望追求一个较高的收益率。通过较高的收益率才能较大幅度改善生活。巴菲特能慢慢赚钱,很重要一点是他在30岁之前已经实现了财富自由,所以他一点都不着急,慢慢践行价值投资,也证明他的方法是最好的。

许多普通人,还是希望通过购买基金获得比较好的收益。我希望在未来几年,通过寻找性价比较高的公司,能找到相对高的超额收益。

我的目标是,取得15%左右的年化收益率。

价值投资是一种思维方式

问题5:你的投资理念受海外哪个大师影响比较大?

何帅:还是巴菲特和芒格。价值投资是一种底层思维方式,不是照搬照抄。价值投资的底层思想是,通过判断价值获得收益,而不是判断价格的趋势。

问题6:为什么你家庭资产大部分配置在自己的基金?

何帅:因为我只懂股票,其他资产不太懂。我觉得自己的产品能带来15-20%的预期收益率,比我能理解的其他资产能带来的收益率都好。可能有些资产收益率也比较好,但我不懂,进去了可能会亏钱。

这和我管理基金的时候一样。有些股票涨的很好,我没有买,因为我不太懂。

问题7:你业余时间会浏览哪些APP或者公众号?

何帅:我用的最多两个APP是微信和万得,还有抖音也经常用,其他就比较少。

带你看优质内容,不代表Ait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文出处:格隆汇。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