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的下一个突破口

作者:徐奇渊

来源: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

昨天是澳门回归20周年纪念日。上午,在庆祝澳门回归祖国20周年大会暨澳门特别行政区第五届政府就职典礼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了重要讲话。

总书记对澳门的发展提出4点希望,其中提到,澳门要积极对接国家战略,把握共建“一带一路”和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机遇,更好发挥自身所长,增强竞争优势。

回归祖国20年来,澳门经济实现了跨越发展,居民生活持续改善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大幅增长,跃居世界第二。而2019年对于澳门来说又是格外不平凡的一年。《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为澳门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已经上报中央的以人民币计价结算的澳门证券交易所方案,更是寻找到了澳门与内地经济发展的契合点。

但一个需要承认的现实是,澳门目前依然存在产业结构高度集中(主要依赖博彩业)、其他产业竞争力不足的问题。在此背景下,澳门接下来应如何充分发挥所长、服务国家迫切所需?

CF40青年论坛召集人、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经济发展研究室主任徐奇渊认为,以金融业为突破口发展澳门经济,是一条可行思路。

*本文在徐奇渊所著《发展金融业助力澳门融入大湾区》一文基础上略作删改。

发展金融业助力澳门融入大湾区

当前澳门经济面临结构问题

对于一般的微型经济体而言,产业结构单一并不是严重问题。但是对于澳门来说,博彩业独大在经济、社会、政治领域产生了一些问题:比如博彩业过大挤出了其他行业的发展,对当地创新、创业产生了消极影响;再比如博彩业高度依赖外部客源,容易受到外部形势变化的冲击,也容易受到周边国家赌业开放的冲击。而且,澳门经济若以博彩业为支柱,将难以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2014年12月20日,澳门回归十五周年,习近平主席发表重要讲话指出,要“积极推动澳门走经济适度多元可持续发展道路”。2018年12月18日,习近平会见崔世安特首时再次指出,澳门应“在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中拓展发展空间、培育发展新动能,以新的发展成果迎接澳门回归祖国20周年。

以此为指导思想,在一国两制框架下,澳门已经逐步形成了“一中心、一平台、一基地”的鲜明定位,即世界旅游休闲中心、中国与葡语国家商贸合作服务平台和以中华文化为主流、多元文化共存的交流合作基地。在此过程中,澳门尝试扶植了多个新兴产业方向,例如:会展业、文化创意产业、中医药产业、海洋高新技术产业、休闲购物、环保产业、电子商贸新产业等等。不过这些产业的发展均遇到各种问题,距离多元化、新动能的目标差距仍有较远距离。

以金融业为突破口

培育新动能

首先,金融业在澳门经济中已经具有相当规模。2017年,银行、保险、基金、租赁为内容的狭义金融业,已经占到澳门GDP的11%,如果再加上不动产金融,广义的金融业占比则可达到22%。

其次,澳门的资金来源充裕,但目前尚未充分利用好这一优势。一方面,澳门特区政府拥有巨额财政盈余,财政储备足以支撑政府5年内无收入运作。另一方面,澳门个人财富存量充裕,而且还通过博彩业不断有资金净流入。

再次,除了同样具有一国两制的体制优势之外,澳门发展特色金融比香港还有更多优势。澳门税收主要依赖于博彩业,因此其他行业税率较为优惠。例如,企业所得税率仅为12%,低于香港的16.5%。同时,由于澳门是一个微型经济体,因此澳门发展金融业、对接国家战略的试错成本远小于香港。此外,澳门“一个平台”的定位,也是香港所不具备的。

最后,从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等的角度来看,粤港澳三地一体化,下一个最重要、最快见效的突破口,将是承载着资金流和信息流的金融业。从CEPA(《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来看,目前港澳同内地之间的货物贸易自由化程度已经很高。同时,CEPA虽然对金融合作有所涉及,但是拓展空间还很大。

澳门发展金融业可四管齐下

其一,构建和开放本土征信体系,理顺法律体系和金融创新的关系,完善本地金融基础设施。

长期以来,澳门金融业发展面临一个瓶颈,就是缺乏本土的征信体系。澳门是一个微型经济体,因此在历史上,澳门金融业发展过程中征信问题的解决:一是靠街坊文化,即熟人社会的口口相传、四处打听。二是靠砖头文化,即通过房屋局查找相关个人或企业有没有抵押房产。但是,金融业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信息不对称问题。在征信体系不完善的情况下,澳门本地居民、企业可能出现过度融资,而银行等金融机构则可能因为担忧信用风险不可测,而提供过少的融资。

与此同时,粤港澳大弯区的征信体系也相对割裂、没有完全统一。这也使得大湾区的跨境金融合作缺乏基础,提高了大湾区金融体系运作的风险和成本。随着现代金融业的不断发展,澳门缺乏健全的信用体系,越来越制约着本地的金融业发展。

因此我们建议,通过多个渠道来推动澳门、以及澳门所在大湾区的征信体系建设

1. 本地官方渠道。澳门政府应高度重视征信系统的建设,向民众解释建设征信系统和个人隐私保护之间并不矛盾,并在推进建设征信系统过程中,着力完善个人隐私的立法保护,肃清征信系统建设的立法障碍。

2. 本地民间渠道。中资金融机构在粤港澳大湾区具有最为重要的地位,这些金融机构有条件以非官方的身份,先行推动行业内的征信体系共建、共享。虽然这一征信体系仍然存在盲点,但已经可以覆盖绝大部分经济主体。

3. 中央层面。人民银行可以协调、推动粤港澳三地建立统一的大湾区征信系统,然后将其作为公共产品,提供给金融机构。

其二,基于“中国与葡语国家商贸合作服务平台”的定位,澳门可以选择有潜力的大宗商品,建立商品期货交易所。

2003年开始,中国-葡语国家经贸合作论坛已经运行了15年。但是目前仍然缺乏实质性的重要进展。一个可探讨的切入点是,在澳门建立商品交易所。品种可以从葡语国家的主要出口商品中筛选,例如,咖啡、可可、腰果、甘蔗、剑麻、玉米、大豆、乌木、紫檀木等各类木材等等。一方面,澳门可以密切对接葡语系国家,推动上述商品交易。另一方面,澳门可依托于内地庞大的市场需求,争取到上述大宗商品的定价权,在一定程度上融入到国家发展的大局当中。

基于一个平台的定位,澳门还可以作为重要节点,促进中国与葡语国家的货币金融合作。目前,澳门金融机构已经与葡语国家的几十家金融机构建立了业务联系,在澳门推动建立葡语国家人民币清算中心。但是由于人民币在这些国家的使用规模较为有限,因此这方面要发挥更大作用尚需时日。

其三,基于“世界旅游休闲中心”的定位,澳门发展融资租赁业务需要考虑与香港的差异化定位,同时中央政府也可考虑给予一定配套支持措施。

澳门发展融资租赁具有一定的资金优势,政府、企业、个人均有大量的储蓄盈余。另外,同样是融资租赁业务,澳门的发展思路可以和香港有所差异。基于“世界旅游休闲中心”的定位,澳门应选择私人飞机、游艇、豪华轿车等个人奢侈品作为业务发展方向,而不是选择大飞机、船舶等生产、商业用的资产作为业务发展方向。不过,澳门本土的业务空间较小,如果要向内地扩展,则涉及到跨境资本流动的问题。在这方面,尚需要人民银行有配套措施,通过对特定资本账户的额度审批、许可,逐步为融资租赁业务的跨境开展提供更为宽松的政策条件。

其四,发挥试错成本低的优势,对接国家战略,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澳门在发展金融业、对接国家战略方面,具有试错成本低的优势。这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1)作为一个袖珍经济体,澳门的人口仅为香港的十分之一左右,经济规模只有香港的近七分之一。在澳门推动跨境金融业务、人民币国际化的试点,其风险和影响更具有可控性。(2)和香港相比,澳门的经济、社会结构更加稳定,澳门特区政府与中央政府的沟通也更加通畅。在此背景下,更适合在澳门进行跨境金融合作试点,然后再推广到境外其他地区。

例如,在充分讨论和条件成熟的情况下,澳门可以转向作为首个钉住人民币的联系汇率制度经济体这可以为中央相关的宏观、金融部门积累一定的实践经验,在此基础上,可以为其他国家试行钉住人民币的联系汇率制度提供经验支持。总之,可以发挥试错成本低的优势,将澳门作为中国参与国际金融体系创新的试验区,将澳门的发展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同时为澳门的发展提供新动能、新空间。

原创文章,作者:aitfo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tfox.com/finance/867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