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藏孕育春生—2019年经济形势回顾与2020年展望

作者:花长春 张捷 来源: 大类研究2019 年,全球贸易带动全球制造业下行,景气度同步放缓,全球 PMI 下行已连续 21 个月左右。我国 GDP 增速也放缓了 0.4 个点。展望 2020 年,国内政策发力、美国大选在即推动中美贸易谈判、以及全球库存已在低位,对全球包括中国在内的主要经济体经济动能有推动作用,经济动能底部有望在一季度出现,后续将企稳或小幅反弹。 2020 年全球会呈现脉冲式弱复苏,国内经济会构筑下行通道中的小平台。

作者:花长春 张捷 

来源: 大类研究

2019年,全球贸易带动全球制造业下行,景气度同步放缓,全球PMI下行已连续21个月左右。我国GDP增速也放缓了0.4个点。展望2020年,国内政策发力、美国大选在即推动中美贸易谈判、以及全球库存已在低位,对全球包括中国在内的主要经济体经济动能有推动作用,经济动能底部有望在一季度出现,后续将企稳或小幅反弹。2020年全球会呈现脉冲式弱复苏,国内经济会构筑下行通道中的小平台。

一、2019年经济形势回顾:内需企稳力量在增强外需仍然相对疲弱,产业升级链条传导正在展开。

(一)内需企稳力量在增强

2019年初迄今,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10.2%,较去年底回升0.7个百分点。房地产投资整体呈现倒耐克型4月份创年内11.9%的高点。房地产投资的韧性来源于后周期竣工增速出现进一步修复。年初迄今,房地产竣工增速分别较2018年底回升3.3个百分点至-4.5%。四季度房地产销售开始出现企稳迹象。房地产销售面积累计增速0.2%,较去年底小幅下滑1.1个百分点。当然,2018年二季度以后持续坚挺的新开工增速开始出现回落,累计增速8.6%,较去年底回落8.6个百分点。

2019年房地产市场的超预期主要原因来自于上半年的融资放松。

2019年上半年对房地产融资窗口指导出现放松,土地市场、新开工在2019年持续超预期。2018年全年,监管层持续对房地产影子银行融资进行监管,由于拿地端融资持续受限,土地市场热度渐消,溢价率持续下行;2019年上半年对于房地产融资的窗口指导出现放松,开发商拿地融资约束放松、拿地意愿回升,土地溢价率持续回升,持续超出市场预期。2019年年中开始对房地产融资开始收紧,导致短期内新开工持续高增、出现反弹。融资放松直到年中出现转折,随着20195月份信托23号文出台、以及20198月份银保监会办公厅正式下发《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开展2019年银行机构房地产业务专项检查的通知》,开发商前融再一次被收紧。这导致,一方面土地市场的溢价率在下滑,另一方面短期内开发商加快新开工、回流预售资金补充资金缺口。

2019年基建整体呈现稳步、小幅回升,对经济产生托底作用。

其中,广义基建增速3.5%,较去年底回升1.7个百分点,狭义基建增速4%,较去年底回升0.2个百分点。2019年内,道路增速在专项债的下发下持续回暖6-9月份专项债中流向收费公路的比例,从1-5月份的2.5%提升至9%。这与道路投资增速在持续回暖是相互呼应的,说明专项债确实在推动基建回暖,另外由于还有超过一半以上的专项债投向了土储及棚改,以及资金向项目的传导需要一定时间,这是2019年基建回暖速度略慢背后的原因。

2019年国内对消费的支撑主要源于减税降费(个税调整)带来的收入改善与政策鼓励(促消费相关)带来的消费环境改善。

当前,消费的特点有三个:中美贸易影响消费者信心,消费主要由促进消费政策、消费者信心波动;消费受地产影响逐渐减弱,后续将回归由居民收入增速、CPI、消费者信心等因素驱动为主;必选消费中食品、饮料以及可选中的刚需化妆品表现优异。必选消费表现较可选消费相对坚挺,由于汽车与地产后周期相关消费在2019年三季度的累计表现较差,使得整体可选消费下行(但部分可选消费表现依然突出,如化妆品、文教用品等)。年初迄今,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0%,较去年底回落1个百分点。

(二)外需仍然相对疲弱,后续有望修复。

2019年上半年,前期关税清单涉及产品已经出现出口的下滑,进一步加征关税的影响在2019年下半年体现更加充分,自二季度起货物出口增速同比转负,且三季度来看贸易抢跑效应进一步走弱,出口持续出现下滑。在贸易摩擦下,家具类、纺织业等低技术密集型出口导向的下游行业景气度下行,从而拖累化学纤维、化学原料等中游工业品;计算机/光学设备类等高技术型出口导向下游行业景气度低迷,进而拖累通用设备、金属制品等。目前阶段性协议达成,贸易下行趋势或得到一定遏制

(三)产业升级链条传导正在展开。

重点产业升级行业仪器仪表类和电气设备类等景气度较高,与产业升级有关。年初至今,高技术产业投资同比增长14.1%,增速高于全部投资8.9个百分点。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增长14.8%,加快运行的态势已持续6个月。高技术服务业投资增长13.1%,增速高于全部服务业投资6.4个百分点。

进入四季度,经济向上的积极因素在不断增多。包括生产的大幅修复、12月份多项价格指标的回暖、以及高技术制造业的持续修复,未来中美达成协议对于低技术制造业链条的拉动也较为确定。当前经济乐观向上的因素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1生产超季节性上行,四季度整体略好于三季度。生产中黑色系、高技术及低技术制造业、汽车产业链条的生产表现都较好。

2高技术制造业持续回升,产业升级持续。与美方关税战暂时停战,美商务部继续发放针对华为的供货许可,也为我方国产替代争取到了一年的时间窗口。

3低技术出口链条仍在下行,但中美达成协议会减轻下行压力。制造业投资中,低技术出口链条的化工/食品/纺织的投资增速仍在下滑,说明贸易摩擦的影响仍然对低技术出口链条带来了拖累。中美在就第一阶段达成了文本一致,1200亿美元清单关税下调至7.5%,以及美方承诺继续加大对中国输美产品的关税豁免力度,都会降低低技术出口链条投资下行的压力。

二、2020年经济形势展望:全球经济在2020年一季度达到短期底后转向弱企稳、微复苏;国内经济构筑下行通道中6%左右小平台

中美贸易摩擦有望缓和,全球实际利率下行,全球经济短期底或在一季度。

1)全球政治:中美贸易谈判有波折,但美国202011月大选结束前明显升级概率不大。2)全球政策:美、欧货币政策仍将以宽松为主,美联储或持续降息2-3次,欧洲或进入QE3)全球经济:全球经济或在2020年一季度达到短期底后,在汽车、电子计算机等ICT行业触底和补库存支持下,转向弱企稳微复苏。

我国经济在五大力量支撑下将构筑下行通道中6%左右小平台。

首先,我国制造业投资增速有望小幅回暖,主要贸易战有所缓和以及产业更新升级;第二,专项债发力下,基建投资增速有望继续回升;第三,随着开发商前端资源倾斜降低,以及受到了竣工的合同约束,竣工将进入确定性修复,房地产增速或稳中放缓,地产投资有望维持在5-6%水平;第四,在促进汽车消费等政策推动下,可选消费或出现一定改善。最后,库存周期也有助于经济企稳。现在处于结构性加库存,主要在于和建筑、产业升级相关链条,2020年地产后周期带动下,家电和汽车行业景气和库存也有望回升。

2020年将是承上启下的、建成全面小康社会的关口年。小康底决定了政策一切求稳。

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政策定调来看,2020GDP目标或从“6%-6.5%区间调整为“6%左右,实际GDP增速不排除单季破六,2020年全年破风险不大。逆调控节奏将不会像2019年那样大起大落,相对平滑。货币政策定调灵活适度,重回2015年末的提法,预示着货币政策可能像2016年那样,真正稳健。财政政策总量宽松规模较2019年下降,但依然有较多结构性政策。2020年房地产调控政策虽然并不会走出2017年以来的这轮偏紧周期,但政策边际上有所松动,从调控政策力度上来看,要比2018年紧一些,比2019年松一些。

2020年全球经济的主要风险仍然在于外围。一则是美国对中国、欧洲的贸易保护主义摩擦,二则是美国经济的衰退风险。从长期来看,当前全球经济整体还呈现三低一高增长格局,即低增长、低利率、低通胀、高债务,全球财富分配不均、阶层固化,民粹主义兴起,逆全球化或是未来10年经济的长期扰动之一。但与此同时,伴随经济周期阶段和增长特征的变化,国内包括货币政策在内的逆周期调控政策也在不断寻找新策略。

对经济、金融形势更乐观一些,对政策期待更理性一些。冬藏孕育春生。走过颠簸己亥,共同迎接欲晓庚子!

原创文章,作者:aitfo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tfox.com/financial_highlights/27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