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itfox首页
  2. 财经精选

中国最神奇商战:参战大佬狂赚超800亿,吃瓜群众被“割韭菜”

作者:村长 来源:楼市头条姚振华最终还是跟万科说了“再见”。 目前宝能系持有万科A的比例,已经低于5%。

作者:村长 

来源:楼市头条

姚振华最终还是跟万科说了“再见”。

目前宝能系持有万科A的比例,已经低于5%。

巅峰时(2015年12月7日时),姚老板旗下的宝能系合计持有万科约27.59亿股,占总股本的25%,妥妥的万科第一大股东。

从那一刻起,一场“商战”已经无法避免。

率先站出来抨击宝能系的是万科管理层,当时还是万科董事会主席的王石怒怼宝能:不欢迎宝能系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因为其信用不够。

嗯!简单翻译下:想做万科的老板,你姚振华还不配。

万科不喜姚老板,姚老板也不是省油的灯,在2016年的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宝能提议罢免王石、郁亮等10位董事,以及两位监事。

不过最终该提案被万科董事集体否决了。

后面的剧情,就是一出活生生的股权“宫斗”剧,多方“势力”在其中大显身手。

从2016年到2017年夏天,华润、安邦、恒大、深铁,先后登场,试图在这场股权战中一争高下。

最终,华润与恒大退出,深铁则以29.38%的持股比例,成为万科新一任的第一大股东。(2017-09-30数据)

至此,战争的大幕缓缓落下。

在这场历时数年的战役中,失去万科的大股东之位后,姚老板一度被认为是输家,但姚老板随后几年的动作,让那些看笑话的人尴尬无比。

在2018年4月,宝能系开始了第一次减持,之后仅用两年不到时间,将25%的股份减持到了不到5%。

按照A股上市公司相关管理办法,宝能系与散户无异,就算后续减持也无需再披露。

但细心的人却发现,姚老板仍是这场战争中当之无愧的胜利者——经此一役,宝能系的利润超过350亿,无人能出其右。

除姚老板之外,其他参与这场商战的人也收益颇丰。他们当中的许多人,赚了这辈子都花不完的钱,睡着都会笑醒。

在“宝万之争”中,当时许多人都充当着吃瓜群众的角色,对各种剧情不以为然。

现在宝万之争落下帷幕了,许多人才反应过来,原来在这场股权争夺战中,自己才是“最大韭菜”,因为房价已经涨到天上去了。

01

回顾“万宝之争”,大家会发现,所有的参与方没有一个输家。

万科管理层、部分参股银行、华润、宝能、深铁,甚至各路基金,所有参与者,均赚得盆满钵满。

根据万科A早前的公告,宝能系首次买入万科股票的时间为2015年1月。

从2015年1月30日到2020年1月7日,万科的股价已经累计上涨178.67%。

在这段时间中,深圳地铁、宝能、万科管理层是收益最为丰厚的三个“玩家”,其中深铁和万科为浮盈,宝能绝大多数股份已套现。

  • 深铁浮盈超350亿

深铁手上持有万科的股票,主要来自于华润和恒大的股权转让。

2017年1月12日华润退出万科股权,将手中持有的19.60亿股股份转让给深铁,公告显示,此次转让价格为371.71亿元,对应的每股交易价格为22.00元/股。

转让完成后,华润股份和中润贸易将不再持有公司股份。转让前后各方持股情况如下,深铁集团占股15.31%。

2017年6月9日,恒大将手上持有的15.53亿股(占万科总股本的14.07%)转让给深铁,总对价约292亿元,每股转让价为18.80元。

经过两次转让后深铁以29.38%的股份,稳坐万科第一大股东之位。深铁在这两次股权接手华润、中润和恒大转让的股权过程中,累计投入663.71亿。

按照2020年1月7日收盘价,深铁持有的32.43亿股,对应的2019年12月20日股价31.76计算,深铁所持有的万科的市值为1029.97亿。也就是说,深铁目前浮盈369.26亿。

  • 宝能狂赚350亿

根据万科曾向监管部门举报宝能,材料中的描述:自2015年11月至2016年7月间,钜盛华九大资管计划累计持有万科约11.42亿股,买入均价约18.89元/股,累计增持总额约215.70亿元。

除此之外,宝能系旗下的钜盛华和前海人寿,在2015年7月到2016年8月的持仓情况如下。

钜盛华买入9.26亿股,买入均价在12.96~14.56元,累计买入资金120.03~134.84亿。

前海人寿买入7.36亿股,买入均价在13.22~1535元,累计买入97.26~112.97元。

三者相加可以算出宝能的买入成本在432.99亿元~463.51亿元之间。

我们再来看下宝能的减持情况。

2018年4月17日到2018年7月17日,前海人寿减持金额147.46亿。

2018年7月24日,钜盛华减持金额10.48亿。

2018年7月27日到2018年9月11日,前海人寿减持金额112.4亿。

2019年5月到12月,前海人寿减持金额142.22亿元~155.75亿元。

四次减持金额相加,可以算出宝能累计套现金额在575.44亿元~603.46亿元之间。另外目前宝能仍持有万科5.65亿股,按12月20日收盘价31.68元/股计算,市值为179亿元。

若根据公式“当前盈利=减持金额+剩余市值-投入资金”,可以推算出宝能在这过程中的盈利大概在291亿元~350亿元之间。

这还只是股价上的差异,从2015年到2018年,万科还进行过三次分红,宝能在这三年期间分别获得25.62亿元、29.19亿元以及17.33亿元的分红利润,累计分红收益达72.14亿元。

所以综合来看,宝能在万科身上的收益,超过了350亿。

  • 万科管理层浮盈超150亿

早在2014年时,万科联合部分银行以及事业合伙人搞了“金鹏计划”和“德赢计划”。

从资金来源、关联企业控股情况来看,“金鹏计划”和“德赢计划”与万科管理层有较为紧密关系。

21世纪经济报道,曾梳理过万科管理层与“金鹏计划”和“德赢计划”的层层关系:

万科当时成立了“万科事业合伙人大会执行委员会”,该执行委员会是万科管理层经济利润奖金池的管理机构。

然后该管理机构“聘请”盈安合伙对经济利润奖金进行管理,盈安合伙则设立了“金鹏资管计划”,加杠杆买入万科股票。

公开信息显示,设立金鹏资管计划的深圳盈安财务顾问企业(有限合伙)由珠海市盈安财务顾问有限公司出资成立,珠海市盈安财务顾问有限公司则由深圳市盈安财务顾问有限公司更名而成,深圳市盈安财务顾问有限公司(早期年报中记录的办公地址是深圳市盐田区大梅沙环梅路33号万科中心大楼5楼)由上海万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

上海万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1999年由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成立,是万科管理层的资金中枢,旗下的公司四通八达,有的通向金鹏管理计划,有的通向德赢资管计划,有的通向祝九胜任董事长的深圳前海基础设施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有的则通向万科的地产项目,其董事马星参股或者参与管理的公司有的也通向万科的地产项目。

另外,据《经济参考报》报道,“金鹏计划”和“德赢计划”这两资管计划都是万科的股东, 并与万科管理层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且高管存在交叉任职的情况。

不过万科对此一直持否定态度:

2018年2月13日时,万科在深圳大梅沙万科中心召开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回应了媒体质疑和上交所问询,宣称金鹏和德赢资管计划独立运作,跟万科没有关系,后来此事就不了了之。

那么万科设立的这几个管理机构,究竟赚了多少钱呢?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12月15日时,“金鹏计划”与“德赢计划”合计占万科总股本比例为7.79%,合计持有8.61亿股。

2015年12月万科的股价在11.61附近(假如这就是两个计划的持股成本),其持有市值为99.96亿,同样按照1月7日收盘价31.76元计算,“金鹏计划”与“德赢计划”持有市值变成了273.45亿,赚了173.5亿。

 02

从上面所列数据可以看出,万宝之争,最大的赢家是深圳地铁、宝能和万科管理层。

不过两者的盈利还是有很大区别,深圳地铁赚到的钱是账面的,属于浮盈。而宝能都是实打实的赚到口袋了。

宝能是目前为此,全局参与了“万宝之争”,又顺利“出局”的,获利最为明显的一家。

姚振华再一次像我们诠释了一个道理:只要跟对了趋势,怎样都能成佛。

这么评价姚振华,不是没有没有道理的,姚振华确实善于“抓住时代的大趋势”。

时间回到2015年。那年,各大佬创业口号喊的热火朝天,又是O2O,又是互联网+,又是虚拟现实,不亦乐乎。

但之后的一波股灾,给了大伙一响亮耳光。10个创业的,活下来一家就已不错。

唯独姚振华,深谙市场“规律”,一直坚定的充当着一个炒房者的角色。

2015年开始,深圳房价抬头,敏锐的姚振华嗅到了气味,开启了“豪赌”之路。

姚振华把前海人寿募集来的巨量资金,大手笔押在了房地产上,并且大胆加杠杆。

A股市场的万科,对他来说,是最适合的标的。万科股权分散,规模雄厚,具备了资本运作的典型特征。

如果能吃下万科,那自己将执掌一个地产帝国,如果不能,那也能大赚一笔。

事实证明,姚振华没有选择错,他虽没能吃掉万科,但还是如其所愿,在万科身上赚得丰厚收益。

时代造就了姚振华,是因为他选择对了趋势。

过去二十年,正是房地产的二十年。在过去20多年的时间里,中国房价只在1999年和2008年出现过两次轻微下跌,过去26年的时间中我国房价上涨了8.5倍,平均每年上涨9%。

房天下数据显示:

北京从1999年的4771元/平,到2019年的60846元/平,上涨了12.75倍。

上海从1999年的3176元/平,到2019年的51000元/平,上涨了16.05倍。

深圳从1999年的5004元/平,到2019年的51187元/平,上涨了10.23倍。

广州从1999年的4761元/平,到2019年的31575元/平,上涨了6.63倍。

武汉从1999年的1876元/平,到2019年的16870元/平,上涨了8.99倍。

成都从1999年的1800元/平,到2019年的13086元/平,上涨了7.27倍。

…..

在这个大趋势背景下,买房的人赚了,房企赚了,争夺房企股权的人也赚了。现在看来,这是一幅皆大欢喜的盛况。

但若从另一个更长远的角度来看,有两类人将输得最惨:一类是买房的刚需一族,一类是做实体企业的。

对刚需族来说,当房价上涨的速度远高于工资上涨速度,那么买房就成了一种奢求,现在的房价尚且要“掏空六个钱包”,当房价继续上涨,那以后呢?

除了刚需一族外,受损最大的就是做制造业和实体企业的人,过高的房价,使得制造业经营成本越来越高,利润越来越薄。

这样的案例在生活中并不少见,证券时报曾报道过“曾老板”和“徐老板”的故事。

2009年时候,一个在深圳宝安区做模切辅料的曾老板,租了2500米厂房,租金10元/平方米,一下子能签4年。现在的租金涨到了27块,合同只能签2年。曾老板现在想要搬迁,但不知道去哪里。

同样还有老板徐某,2013年的时候,他在深圳宝安西乡黄田村,以16元/平方米的价格租了厂房,但一年后,房东就毁约,因为周边租金都涨到30元/平方米了。房东宁可赔2个月的违约金,也不愿意再租给他。

徐某只好搬到靠近深圳的东莞大岭山镇,但家住宝安西乡的徐某,因此增加了上班的通勤时间、减少了陪伴妻儿的时间。

上面提到的是现实生活中实打实的例子,我们再来看下宏观数据,中国制造业已经连续多年保持低位,至今都还没走出寒冬。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公告,我国工业增加值近几年增速在6%左右,低于我国GDP的增速(2018年是6.8%,2010年是10.4%),工业占GDP的比重也由2014年的43%,下降到2018年的40%。

炒房子省心又省力,又有超高的回报率,而做实体企业实在太辛苦,同行业竞争还那么激烈,那谁还愿意做实体?

03 

当中央定调“房住不炒、脱虚入实”后,有些人开始心虚了。

我作为一个尔尔大众,都能明显感受到,这两年房子涨幅已经大不如前,对于姚振华这样的大佬来说,又岂会不知。

在掌舵万科无望后,姚振华一边从万科大举撤退,另一边正忙着打造着自己的“汽车帝国”。

2018年3月2日,在观致汽车的经销商大会上,姚振华承诺,从2018年开始,宝能集团每年将投入100亿元用于观致汽车新车研发,连续投入5年。

在2019年年初,姚振华在宝能集团高管会议上表示,10年内,宝能汽车行业的收入要占到集团收入的一半。

据媒体报道,宝能汽车已先后在杭州、昆明、广州、陕西西咸新区等地选址建厂,投资总额高达1240亿元。

宝能目的真是造汽车吗?就像宝能这么多年也没真正造过房子一样,相比之下,宝能更擅长炒买炒卖,而不是做实体。

宝能对外宣称的汽车生产基地有6个,加起来一算,总占地面积超过了8900亩,相当于592万平方米,总产量是290万辆。

这是什么概念?当时特斯拉在上海的工厂面积是86万多平方米,规划50万辆新能源电动车,宝能的面积是特斯拉的6.8倍。工信部规划的2020年新能源汽车年销量也才200万辆。

这波操作,跟当初想要吃下万科的气势如出一辙。

有人质疑说,姚振华如此大手笔砸钱,并非真想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有所造树,这里面造势成分要远大于实际行动。

目前宝能的主要盈利来源是依靠房地产和金融,姚振华在2017年成立宝能汽车前,对汽车行业并未有过太多涉猎。

一方面,整车制造业是资金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产业,具有资金投入大、回报时间长等特点,现今国内车市又暂时处于下行状态,这样的巨额投入宝能能坚持多久?

另外,宝能从未公布产品、供应链、品牌、运作模式等更多细节上的东西,但其规划的产能,甚至比工信部规划的2020年新能源汽车的总规划还要多。

姚振华“大开大合”的种种操作,我习惯性地把这称之为“套路”。

姚某就是时代大趋势下的一个“搅局者”,在过去房地产为王的时代,姚振华搅局万科。在未来科技为王的时代,姚振华搅局了“新能源”。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有趣,从一个风口,到另一个风口,总会有各种故事发生。姚振华在谈笑风生中,早已把大笔钱财放进了口袋,管你们说他是逃亡也好,撤退也罢,你们在乎面子,姚某在乎里子。

对于宝能这样的搅局者,能否在下一次科技风口中,披着铠甲,踩着祥云胜利归来,就只有他自个清楚了。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aitfox,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aitfox.com/financial_highlights/308.html